当前位置: 主页 > 刘伯温资料大全一旬解特刘伯温 > 治外伤后综合征秘方+《治跌打损伤秘方》+秘传刘伯温家藏接骨金疮
 

治外伤后综合征秘方+《治跌打损伤秘方》+秘传刘伯温家藏接骨金疮

【论文时间: 2019-04-14 15:43

  【方解】本方以桃红四物汤为重要成分。方中桃红四物汤中以白芍改赤芍,熟地改生地,具行血而不伤正气,活血而能生新血之妙。续断治血理伤,为疏通气血筋骨之要药;广三七、泽兰叶、苏木、制乳没诸药均为活血化瘀、消肿止痛之佳品;广木香、乌药为行气止痛之良药;大黄清热消瘀,引瘀血下行;甘草缓急止痛,调和诸药。诸药合而用之,不仅能行血分瘀滞,亦可散气分郁结,活血化瘀无伤血之虑,行气理气无燥热之弊,瘀去气行,诸症自愈。

  【加减】本方具有行气祛痰等显著作用,且组方轻灵机巧,如珠走玉盘,法活无穷,变化甚多,针对不同部分的损伤稍加增减,丝丝入扣:上肢伤加桑枝、桂枝、千年健各9克;下肢伤酌加木瓜、牛膝各12克,独活9克,五加皮12克;胸部伤加枳壳、桔梗各9克,木香6克,郁金9克;背部伤酌加乌药12克,威灵仙、狗脊、虎脊骨各9克;腰伤加杜仲、补骨脂、大茴香、巴戟天各9克;小腹伤加小茴香6克,金铃子、木香各9克;胸胁伤加柴胡、青皮、龙胆草各9克,白芥子6克;腹部伤加大腹皮、吴茱萸、枳实、槟榔各9克;足跟伤加紫荆皮、升麻各9克,苏木6克,柴胡9克。

  急性软组织损伤,本方(一盘珠汤方)可作为通用方,且可随证加减。证属伤后瘀血凝滞,患处皮色隐泛青紫,作肿作痛,按之陷下,复起较缓,方中重用桃仁、红花、苏木,另加广三七6克、刘寄奴12克以韭汁为引;瘀血凝结,坚积难消者,宜消瘀化滞,原方加花蕊石、广三七各3克;证属气郁凝滞者,气滞刺痛,咳嗽时掣痛,当以通气行滞为主,原方重用乌药、木香,另酌加降香9克,陈皮6克;胸肋损伤、气滞较重者,治宜疏肝行气降逆,原方加青皮、枳壳各9克,沉香15克,柴胡6克,代赭石9克;证属瘀气凝滞,症状较轻,隐痛不愈或受伤时日较久或虽为新伤,但体质虚弱,当以行气活络为主,此方重用乌药、木香,另可酌加枳壳、青皮、香橼皮、香附各9克,根据病情酌加一至二味。伤后筋纵无力,重用续断,另加鹿筋9克,守宫尾2条,以筋生筋,用时均加一至二味;若伤骨骨折、骨碎,此方均滋肾补骨之剂;若欲接骨,原方可选接骨木9克,自然铜、骨碎补各15克,酌加一至二味。

  【方解】方中紫河车甘咸而温,血肉有情之品,大补气血,填精益髓,故以为主;合当归、熟地、白芍三味补血养血之力尤甚;太子参、茯苓健脾益气,取阳生阴长之意,生津之功更著;龙眼肉、桑椹养血健脾;丹参、远志养血宁心;菖蒲、郁金行气解郁开脑窍;赤芍、蒲黄活血化瘀通脉络。此方是以阴阳气血双补,气血生长则能化精,精足则脑髓充,活血通络则瘀去,瘀去则新血生,脑络通则神自明。

  【加减】运用此方时,偏于阴虚者,合用地黄饮子;偏于脉络瘀阻者,合用桃红四物汤。谢氏还常用桑椹、黑芝麻、女贞子、菟丝子、枸杞子、地黄、山萸肉、首乌、胡桃肉等以填精补脑;苏木、刘寄奴、鬼箭羽、土鳖虫、牛膝、续断、骨碎补、泽兰、自然铜、鸡血藤、豨莶草等针对外伤之病因而随方加之。屡验不爽,可谓良药。

  【方解】外伤而致经络阻隔,气血凝滞,郁而化热,出现膝关节骨膜炎症渗出,表面灼热,功能障碍,治以清热消肿、活血通络之法,方中金银花、连翘清热解毒;赤小豆、当归、鸡血藤、车前子行水消肿,活血通络;赤芍凉血活血;防己利水消肿,祛风止痛;牛膝引药下行,配合活血止痛散、云南白药,加强活血通络及解毒消肿止痛的功效,共奏捷效。

  【方解】胸壁挫伤后,初期瘀血未凝,气机尚通,疼痛不明显,伤后3~5天,血瘀气滞明显,故疼痛加重,呼吸咳嗽则痛剧,以后疼痛逐日减轻,轻者持续1~2周,重者月余。此乃血瘀气滞由凝聚到消散的一个病理规律。方用柴胡、郁金、延胡索疏肝解郁、理气止痛;以桃仁、红花、莪术、炮甲珠活血化瘀、软坚消瘀;大黄攻下逐瘀;茯苓、车前子利水渗湿,导瘀从二便而出,通畅气机;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共奏理气止痛、活血化瘀之功。

  【方解】阴部为足厥阴肝经所循行,故用药多以疏肝理气、活血化瘀之法,曾予《伤科大成》中“活血止痛汤”治疗,疗效欠佳,因方中肝经用药太少之故。后经化裁加味,再经验证,疗效显著提高。方中以当归、川芎、乳香、没药、赤芍、落得打、红花、土鳖虫活血祛瘀,舒筋通络;配以橘叶、桔梗、乌药、青陈皮、小茴香疏肝解郁、理气止痛,与活血药配合,其活血、通络、止痛之功尤著。故效颇佳,而且疗程缩短2/3。是治疗阴部挫伤的有效良方。

  【方解】外伤虽多由扭捩闪挫起病,实因积劳致虚、气血内亏、风寒湿邪乘机窃踞而伤筋阻络。《仁斋直指》云:“气血和平,关络调畅,则痰散而无;气脉闭塞,脘窍瘀滞,则痰聚而生。”又云:“痰涎入于经络,则麻痹疼痛,入于筋骨则头项胸背掣痛,手足掣制隐痛,故有‘痰生百病’之谓。”临床所见,痰每与风、寒、湿、热之邪相合为病。外伤之证,亦多“兼邪”而发。方中牛蒡子辛寒滑利,通行十二经络,宣肺利气,豁痰消肿;白僵蚕辛平宣化,消痰散结而和气血,为厥阴肝经之药;二味合用,宣滞破结,善搜经络顽痰浊邪,是为主药;助以秦艽之辛寒,独活之辛温,和血舒筋,通达周身,透阳明之湿热,理少阴之伏风。更伍用白芷之辛温,芳香通窍,活血破瘀,化湿排脓而生新;半夏之辛温,燥湿化痰、消痞散肿而和胃。复使以白蒺藜之辛温疏肝风、行气血且散瘀结;桑枝养筋通络、祛风湿而利关节。全方以辛取胜,宣达气血,开破痰结,疏肝宣肺,导其壅滞;寒温兼用,温而不燥,寒而不凝,泄风逐湿之力尤捷。

  【加减】临床应用,尤须随证化裁。寒湿盛者,合麻桂温经汤增减,或加制草乌以温经通阳;风湿盛者,加用羌活、防风、煨天麻以泄风燥湿;痰湿内阻、胸脘痞胀,苔厚腻者,可入平胃散,陈胆星、瓜蒌、薤白;若渐有化热之象,去半夏、白芷,加忍冬藤、焦山栀以清泄;顽痰胶结,或痰瘀互结,酌选丹皮、赤芍、红花、炙甲片、片姜黄;欲和胃气,则取木香、蔻仁、建神曲;若肝虚,筋失濡养,加当归、生地、白芍、首乌、牛膝、桑寄生等养血柔肝、荣筋和络;若气阴不充、脾虚痰湿,加党参、黄芪、白术等益气化湿,养筋舒络;若肾阳不足,火不化气者,则取鹿角、仙灵脾、石楠叶以助阳温经、强筋通络;若气血因筋络瘀阻失其流畅者,又宜相机选用舒筋活络之品,若病已损及元阳,当宗调中保元汤出入施治。

  【方解】外伤后遗症症状繁多,表现复杂,给临床辨证分型带来一定困难,印氏在40多年的临床实践中,抓住外伤后血行阻滞,瘀血停留的病理机制,以疼痛为主症,采用理血通络,活血化瘀的方法,治疗外伤后遗症取得满意疗效。方中天花粉用量尤大,本方能续筋骨,还能生津润燥。对于瘀血停留,阻滞津液布化而出现口干咽燥等症状,有较好的疗效;山甲片走窜,专能行散,通经络达病所;生牡蛎软坚消肿,用于积块肿痛疗效较好,与夏枯草配合则散结、消肿作用更佳;土鳖虫、水蛭、虻虫皆为破瘀血、消坚积、化瘀血的主要药物。本病皆瘀血延久,瘀结日深,单用一般的活血破瘀药实难奏效,故重用虫类或鳞甲类药以化瘀血。这些药历来被认为药性猛烈或有毒性,一般用量较小,但印氏用量较大(10克),时间较长(1年之久),亦未见不良反应,多能获得满意效果,颇值得借鉴。

  体仁子曰∶“是书何谓而秘称?”盖缘外无独秘,故以名之也。非秘而不行之 所缘元胡久秽中土,我朝太祖高皇帝,爱念民生,平胡灭虏,扫荡膻腥。惟是诸臣不但恐惧,所向无前。然当破釜焚舟之后,未免疮痍困苦。我太祖临戎则心苦,有切肤之痛,故恒破钱粮巨万,招致方外名人及诸奇医,并求接骨出镞、内伤跌仆、金疮种种异术,遍寻起死回生之妙诀,不待言而心恳切矣。又择选经验者,录出成帙,藏之禁中,以为国家征伐斗战之备用。时青田先生与闻国家大事,君臣鱼水,而得禁藏于家。予乃与裔孙松石翁交好数十年,一日偶谈岐黄之学,因叹青囊秘方不得复见于时。翁云∶“吾祖有禁方一册,等闲不以示人,用之辄获奇验。”乃出是书,授予视之。书虽不多,然皆出于岐黄外,别传秘方奇法,非时医所能觑其藩离者也。予何幸而得之,谨当世世宝之勿替也。恐后之子孙不知,或有遗弃之者,故特序其所出之源流云耳。

  凡人在高处跌下,俗名倒栽葱。天灵盖未破者,可救;如穿者,三魂已散,七魄全无,归位,呼吸虽有,是候死之症也。治法灸丹田穴。凡仰天跌下,背脊骨断者,其人坐卧不宁,虽然势重,其神不散,急宜治之无妨。若过七日而医治,则难以救之,必丧黄泉也。其治法∶必用空屋一间,上有着力之处,将带悬之梁上,以人扶起,患者倒背,将两条脚带从两胁兜转,脚带在臂上兜起,悬空吊之,前用两条,后用两条,即将人吊起,其人自直。用海板一块,长三尺许,放于背上,又另将脚带胸前绑一道,腰下绑一道,内绑一道,共三道,连人带板而绑,其人一吊自直。而就板绑之,其直非常,轻轻放下,仰天而卧,不可摇动。用药七服,七日后轻轻将脚带放下,其板则不可去。再用七日,轻轻抽去板,二十一日方可摇动其腰脊,自接上也。再以别药以去其伤而并补之为妙。

  仆心跌去,有跌断胸膀骨者,即搀起仰卧不用动手,即用接骨丹七服,其骨自接,不拘。其骨不断者,只用七厘散三服,不拘服别药而愈。凡跌断肋骨,不用动手,照前法而治之。先以膏药贴患处,即用行伤打药去尽瘀血,后服接骨丹七服,其骨凸出,照后用药酒去伤一月而愈。凡顶骨跌断而陷下者,用鲜虎脂四两,川芎五钱,酒煎服。凡打碎顶门,不可用草药,恐其溃烂,宜用止血散掺之,次服上部末药。凡食喉伤者不治。伤气喉者,先用银丝缝好,外用草药敷之,日换二次。候其皮肉并合,方用生肌散,外贴膏药,服上部末药汤。

  凡人肠出者,用麻油以青布搭上候软,先用手托住肠子,令人含水一口,默向患人面上一喷,其人一惊,其肠自入。用银丝缝好,外敷草药,内服中部末药汤。一法肠出者,用原酒酿数斤,以布浸透,将布搭于肠上,看肠上之布微微热气,即泡热姜汤与患人服下,姜汤入处即能收进,汤力行到,其肠即收完矣。若肠穿者,可用鲜桑白皮打线,缝好其肚上,破处亦以此法缝之,外以血竭末敷上自愈。此法秘传。凡人指断者,须凑上,用水蜡烛内膜包裹,待内骨接上方用生肌散以膏药贴之。凡人身初跌损血出,用草药先内服上部末药,加接骨丹三分同服下。凡中部初跌损,先服中部末药加接骨丹五分。轻者七日后服煎药,重者二七日后服煎药。

  凡下体初跌损,治法同中部,服下部末药。凡人偶然闪挫损伤,不拘周身上下,各宜自裁治服,或敷、或贴、或服药等类。如重者加接骨丹三分,轻者则不可用也。

  凡斗殴周身穴道难以尽述,特纂其要,智者当深察之不可忽也。霸王开锁一拳,即咽喉也。若闷者,即在脑后百劳上一寸,左手衬在穴上,用右手不论轻重连打数下即醒。如不醒激用艾灸之,其穴在脑骨下一寸五分,以麝香连灸四五次而醒,即用顺气散。或灸丹田穴。如不醒则无救矣。

  封喉在霸王开锁下三寸,用手横打外去者是也。如闷者在霸王开锁穴下半寸,用左手叉项,右手扳住头,往后一扳即醒,后用顺气散。两气眼在隔孔上下,后气眼照前气眼是也。打上气眼闷倒者,照前手衬打后气眼,打后气眼还拳即打前气眼,打前上气眼即打后下气眼,打后上气眼即打前下气眼。若打左边须打右边,若打右边须打左边。若不醒照前法灸肩井穴,醒后服顺气散。打血海,其穴往上第八根肋骨空所为下血海也,第十根肋骨空所为中血海,腋窝中间为上血海也。若打下血海轻者三年死,重者一年死,再重者三月死。打中血海轻者一年死,重者半年死,再重者两月死。打上血海轻者一月死,重者五日死,再重者即死。其穴不拘上下左右,打伤俱要吐鲜血而死,急宜治之无妨。即用行伤打药行血十三味一帖为上,后用归血入筋药,若迟之则无救矣。打霍肺,其穴在下气眼傍一寸是也,内空而外实,若拳打重者,打进肋骨不拘几根,亦用十三味药一帖,后用接骨丹,其骨自然凸出,再用行药,补药亦可。肋骨不断者,亦用十三味一帖,后用补肺丸为妙。人参五钱,白芍五钱,浓朴五钱,前胡一两,以上研为细末蜜丸如绿豆大,每服一钱。

  打血海者用。橘红 牛膝 荆芥(各五钱) 防己 生地 五加皮(各一两) 甘草 川芎 桔 梗(各三钱) 当归(四钱)

  陈皮 木香 浓朴 前胡 神曲(炒) 生地 川芎 石菖蒲 五加皮 白豆蔻 杜仲( 盐水炒) 以上各五钱,共为细末。每服一钱,好酒送下。

  打盘肠者用。苏木木通 皂矾(火 ) 五加皮(各一两) 红花 泽泻 前胡(各五钱) 当 归 五钱) 核桃肉(半斤) 以上共为细末,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二十丸,陈酒送下,如大便出粪黑者

  打翻肚并黑虎透心者用,大凡打重者,宜先服此药一服。接骨虫(不拘多少入坛内饿二天洗净入酒酿内醉死,晒干为末备用)

  闹羊花(不拘多少用烧酒浸透晒干用) 人参 桔梗 枣仁 甘草 黄 以上各等分为细末,肥壮者每服三分,瘦弱者每服二分,酒冲,临卧时 服下,切宜避风。

  不拘重伤,凡有瘀血者俱宜用。红花 桃仁 苏木 当归 松节 五加皮 骨碎补 牛膝 枳壳 木通 泽泻 前胡 大生军 通草 水煎,空心服。如行过以米粥汤补之,如灸后血热,可加黄柏。

  人参 熟地 猴姜 当归 枣仁 茯苓 山药 枸杞 杜仲 牛膝 生地 山萸 杏仁 川断 破故纸 共为末,蜜丸桐子大。每服三钱,早晚白汤送下。

  如死有微气者,灌入可治。自然铜 古老钱(各醋 七次,各三钱) 地鳖虫(五钱) 黄麻 (烧灰,三钱) 大黄(酒煎,五钱)桃仁 当归尾 红花(各一钱) 骨碎补(去毛,酒蒸) 乳香 没药 血竭 儿茶 朱砂 雄黄(各三钱) 麝香(五分) 共为细末,入瓷瓶内,以蜡封好,勿令泄气,遇症有微气者,即用此药,元酒酿送下即活,连进数服即愈。

  属性:小拳鸡一只,干拔去毛,捣烂入官桂末,再捣匀敷骨断处,一周时其骨接上矣,即去之。如时间过长,恐生多骨而长出。

  (作接骨膏亦可)鸡一只,去净肉,将全身骨酥油炙为末。每服三钱,酒送下。又骨末 三钱,取热鸡血调敷患处,再以生鸡皮绑缚,经一周时即去之。

  血余 胡椒 百草霜 虎骨(各一钱) 麝香(五厘) 共为末,糯米煮粥捣匀敷患处,若加生地、地鳖虫更妙。

  牛黄(三分) 大黄(一钱) 天竺黄(二钱) 雄黄(一钱) 藤黄(三分,铜丝打灯火上烧) 郁金(二分) 言(二分)白三七(二钱) 唐魏(一钱) 儿茶(三钱) 共为末蜜丸,每丸六分,藏固听用,老人服一分,壮者三分,弱者二分,幼小者一分。女人壮者二分,幼小者服一分。

  治跌打损伤之后,筋骨疼痛不能伸缩者。鸡骨节 虎骨节 犬骨节 龙骨 共为细末,入下部末药内,服后用宽筋汤。

  治夹打不痛,并治筋骨疼痛。地龙(去净土,酒炒,五分) 桑寄生(一钱) 乳香 没药(去 一分) 牛膝 红花 木香(各二钱)归尾 羌活(各二钱五分) 以上共为细末,每服一钱,热酒送下。

  治跌仆损伤及走注历节诸风、软风疼痛等症。草乌(去皮脐,一两) 熟地(或生地亦可) 半夏曲 白僵虫 乌药(各五钱)并晒干为末,酒糊为丸桐子大。每服七丸,空心日午临卧温酒送下。如伤损处,姜汁和酒研十丸涂患处。猝中倒者,姜汁、青茶研化七丸灌下即醒。若加地龙、血竭尤妙。

  不拘年月浅深,一服即效。归身 羌活 蝎尾 骨碎补 刘寄奴 红花 莪术 没药(研去油冲服) 赤芍 丹皮 泽兰 牛膝(各一钱)生地(二钱) 甘草(五钱) 桃仁(一钱) 酒煎服 取汗,忌油煎发物。

  凡跌打损伤跌仆,男人伤上部易治,下部难疗,以气上升故也。女人伤下部者易治,上部难疗,以血下降故也。凡伤须验在何处,按其受伤深浅,明其受毒久新。男子气从左转属阳,女于血从右转属阴,须辨明气血之分为最要。伤前体者死速,伤背肩者死缓;伤左边者气促面黄浮肿,伤右边者气促而面少血。其死症,痰多者死,眼白者死,唇吊者死,失枕者死,粪者死,口臭者死,斜睹者死,气响者死,喘急胸高者死,耳鼻赤急者死,饮食不进者皆属死症也。

  阿胶兮女人圣药,藕节吐血之良方。炒蒲黄呕血可用,骨断兮须求土鳖。姜黄破血能止痛 ,瘀血赖丹皮苏木。大黄便闭而可行,生地黄善生新血。破风不醒 一味,跌打后忌姜葱麻油。疮不敛象皮血竭,古钱三七为仙药,延胡索号曰神品无差。手损兮桂枝急用,瘀血在肠桃归须下。散肿兮荆芥为美,止痛兮滴乳堪夸。头顶引以川芎,足损须用牛膝。补血止血兮姜,消血积三棱莪术。理腰伤兮炒杜仲,旋复花续断疗筋,见肿消能除青肿。橄榄灰止血尤良,柿霜饼血流者无殃。乌药二香顺气之良,金刀泽兰跌仆无双。后人若问作歌者,却是汉庭张子房。

  凡欲识跌打重伤死生,必先察其六脉,起者生,迟细者生,洪大者死;坚强者生,小弱者死,大者二十日死。若命脉和缓关脉实,虽伤重不妨命,脉虚促虽轻亦死。

  凡跌打伤有不治者五,不知痛痒兼发战者,一不治也;天柱骨折及太阳二穴伤者,二不治也;小腹带断心伤破阴囊穿者,三不治也;伤食喉,四不治也;汗出如油尽力叫喊者,五不治也。凡人手足俱有两胫,若一胫断者可治,两胫俱断者,则不治。大抵骨碎与断,要看明伤处平正如何,凡骨低是骨不曾伤,左右再看方知伤处,先须拔捺端正,方用外药。凡认伤处则骨头平正,便见左右损处,则相度骨缝,仔细捻捺骨归旧处。顶门虽破骨未入内,可治。凡耳后受伤不治。食饱受伤三日不死可治。心胸紧痛,青色未裹心,此乃偏心受伤,可治。男子两乳受伤,可治,宜急救之,若女人则不治。腹内受伤吐粪者不治。凡气出而不收兼眼不闭者,不治。凡肾子受伤入腹者不治。正皮破未入腹者可治。正心口青肿者不治。挟脊断者亦不治之症也。

  凡手腕出骱者,医人用左手仰掌托捻被伤手臂,又用右手在下节手近处骱一把,拿定其退缩,尽力一扯,即入故位,方服接骨丹,仍贴膏药。凡肩臂脱骱者,令患者低处坐定,自用两手叉定抱膝上,将膝借力一扯,视其臂随手直前轻轻放两手,就入骱,方服接骨丹,仍贴膏药。凡肩胛骨出,用椅当圈住胁,又用软衣棉被铺好,再令人捉住,两手伸却,坠下手腕,绢布缚之。凡肩井骨在胁下有损,不可夹缚,须捺平正妥贴,以黑龙散敷绢布包好,胁骨亦如此。凡手骨出,须看如何出,若骨向左者,须向右捺入骨,若向右则向左边捺入。

  凡脑骨碎,轻轻用手捺平正。若不破,用乌龙散;若破,则用桃花散填口,以绢包之。不可着风水,犯之则破伤风。倘在发内,宜剪去发敷药。凡跨骨从臀上出,可用人挺定援伸,方捺入。若跨骨从裆内出,则不可治矣。凡伤重者,大概要拔伸捺正,或取开捺正,然后用桃

  花散、黑龙散,再夹缚。大抵拔伸要近处,不可覆在第二节骨上。凡拔伸全要相度左右骨如何出,或当正拔伸者,或当斜拔者,凡拔伸或用一人,或用三人,要看伤势轻重难易如何。

  凡骨跌折又出肉外,折处两头必如锋刀,或长短不齐,不能复入,用麻药麻定方用锉之用小锯锯齐,然后按入。方用敷药及膏,外加棉纸数层,再以粉板夹好,过一二日换膏药,日进接骨丹两服。若遇热天用清茶洗净,勿令阻气。若胫骨别出在内者,难治,在外者,用

  手法推入旧处,方服药。凡跌打肿处,患者不肯令人着手摸者,又肿硬难辨肉内骨之碎否,必须以麻药服之。然后用手捻其肿处,如骨肉有声即是骨碎,以刀割开,如有血出,再用止血散,并麻药麻住,然后取出碎骨,以别骨补好,膏药贴之,外用油纸包好,与淡盐汤一杯

  服之,待醒后再服接骨丹药。凡阴子跌出有血者,先用桃仁散止血,以线缝好,再以膏贴之,伤一月内尚可正理,久则难治。

  凡夹缚,夏二日、冬四五日解开,用温水洗去旧药,洗时不可惊动伤处,仍用黑龙散敷平处骨碎皮不破,可用黑龙散贴敷夹缚,若曲折处其势不可夹缚,恐愈后不能伸曲,可用黑龙散敷贴以便曲伸。凡跌破以末药敷口,又用伞纸包好,再用杉木皮缚定。凡夹缚,用杉木

  皮如指阔,四边排匀,方用绳扎紧三五道,宜粗。如缚指须用苎麻,若杉木皮用尿浸过方用凡脚膝盖骨乃另生者,如跌碎或跌出者,当用物做成一箍,如盖骨大盖在上面,以长带缚定,外用护膝,又缚如日去之。

  凡重伤必用药水洗过敷药,轻者不洗亦可。凡腹破肠出者,医得其法,一日不死,医者麻油搽手,然后送肠纳入。倘若肠出外风吹肠胀干不入,即将麻油搽肠滋润,又用一人托住其肠,再用一人暗含冷水一口,当面一喷,其人必惊,而托肠之人要乘势将肠一推推入,自然收好,即捻定伤口,用银丝或丝线缝口。先用止血散,后贴收口膏药,少顷腹内作响乃肠复位。肠虽归复内中,伤否目力难知,即取火酒一小杯,令患者饮之,使人嗅其伤处,若闻火酒气味,其伤不可治矣。线缝时不可露一毫针,孔如稍露亦不可治,慎之,凡头颅骨破碎,白浆流出,不在太阳穴边可治,用上部末药倍加黄荆子,或有孔血出不止,先用血见愁杵烂搽上,日换二次,孔小贴膏药,孔大则搽三日见红色,见红色加收口药,加在膏药上贴之。凡出血用桃花散,不止可用三七塞之,另围桃花散。凡骨碎筋断皮破,破处俱用桃花散

  涂四边,缝好以黑龙散敷之。凡打后作痛,宜用大黄五钱,桃仁三钱,杏仁三钱,归尾一钱,甘草梢五钱,酒煎空心服。凡大小便不通,用通理汤或川芎苏木汤。

  凡浑身无故作痛,宜服排风汤。凡服伤损药,须忌生冷、牛羊一切发物,服药必乘热服血行运而骨易接。凡跌打处痛肿,此是血凝住,宜用热药汤洗之,外敷黑龙散。凡皮里有碎骨,宜用黑龙散,久骨自出。凡伤重宜服顺气散,不可遽服接骨丹药等类。凡伤不拘轻重忌服草药,犯之即取出不能如旧。凡跌打后大便不通,忌服接骨丹,炒药热爆又兼酒调,则反助火益势,且服四物汤待其势定。如大便不通宜用承气汤加木通、朴硝以通为度,方服接骨丹。凡顶骨碎不可用草药,宜以止血散搽之,内服上部末药,又用鲜蟹、虎骨四两、川芎五钱,用好酒煎服。凡伤处最忌布绢包,恐日后干血胶粘难以换药,用油纸伞纸包好极妥安。无药处一时折骨,宜权用糯米饭加酒药姜葱同捣,熨斗熨热包夹安好,内服老酒使血不凝,然后取药医治。凡正骨,骨整用乌龙散敷四围,桃花散敷填瘀口,次用伞纸包好夹缚。

  (骨断皮破者,先用此药煎汤洗,后方服麻药) 赤芍药(五钱) 延胡索(五钱) 当归(三钱) 苍术(一两) 荆芥(四两) 外加防风、槐枝、(三钱)花椒、葱、艾共切片,每服用一两,水五升 ,加荷叶二片煎八分,去渣淋洗。内服麻药方,先用此药麻倒,方可以刀割开。若血涌出, 以桃花散止之,用外麻药敷上,使患者不知疼痛,方可割至损处,又用桃花散围敷割处,外边再用收口膏药贴好,与淡盐汤服之。

  川乌(三钱) 草乌(三钱) 大半夏(五钱) 南星(五钱) 黄麻(一钱) 闹羊花(九分,酒浸七次) 蟾酥(酒浸化,一钱) 芋艿叶汁拌药晒干共为末,每服八厘。

  川乌(一钱) 草乌(一钱) 大半夏(三钱) 南星(三钱) 闹羊花(一钱) 黄麻根汁 芋艿叶汁 蓖麻根汁 三叶汁拌药晒干,须拌七次共为末,醋调敷割肉,或加雄黄少许,蟾酥五分。

  止血: 古锻石(一升,入牛胆内十七次) 大黄四两(入铜锅内炒至灰如花色,取出置地 一夜而出火毒,研末填疼口并及四边)。

  (又名乌龙散) 穿山甲(灰炒,六两) 丁皮(六两) 当归(二两) 百草霜(五钱) 枇杷叶(去毛) 五钱 共为细末焙收,用时姜汁调和,四边油纸包好,杉木皮缚紧,服淡盐汤,待醒来服调

  木香 乌药 浓朴(姜制) 白芷 青皮 杏仁(去皮尖) 陈皮 前胡 苍术(米泔水浸炒) 桔梗 甘草梢 加姜三片,枣二枚,水二钟煎八分,空心服,次服接骨丹。

  土鳖虫(火酒醉死焙干,三钱) 自然铜(火 醋浸十四次,三钱) 骨碎补(去毛尖,五钱) 血竭炙,三钱) 当归尾(酒洗,五钱) 乳香(去油,三钱) 没药(去油,三钱) 硼砂(二钱) 大半夏(汤泡三钱) 共为细末,每服一分,陈酒送下。

  小川芎(五钱) 蔓荆子(二钱五分) 赤芍(四钱) 白芷(四钱) 归尾(四钱) 以上共为细末,每服一钱 ,加麻油炒黄荆子三分,若重伤加接骨丹三分,酒调饱腹服下。轻伤只用接骨丹一分。一方 加升麻二钱五分、仙人紫五分( 酒送葱头过服)。

  杜仲(童便浸炒,五钱) 赤茯苓(六钱) 生地(六钱) 秦艽(六钱) 桃仁(三钱) 红花(三钱) 延胡索(六钱) 归尾(八钱) 赤芍(五钱) 紫荆皮(酒拌炒,一两) 共为末,每服一钱,加炒荆子五分,若重伤加接骨丹五分,轻伤加接骨丹三分,酒调,半饥饱送下。又一方去延胡 白芷 紫荆 血竭 桃仁 红花 加甘草 黄 陈皮 白术 血里梗 临服冲入炒黄荆子五钱、仙人紫 八分,一日两服,姜过口。

  牛膝(一两) 黄荆子(炒,一两) 当归尾(八钱) 防风(七钱) 独活(七钱) 赤芍(六钱) 秦艽 (六钱) 共为细末,每服一钱五分。若重伤加接骨丹八分,轻者五分,和酒送下。凡骨碎者以接骨丹加入,若骨不碎断只用玉龙散加入。一方铁线藤、防风、陈皮、白芷各等分,临服加仙人紫一钱,日两服,葱白过口(前药失记血里梗,无过山龙、黄荆子、紫荆皮)。

  川芎 陈皮 花粉 茯苓 白芷 当归 蔓荆子 防风 赤芍 五加皮 黄麻花 甘草 过山龙 或加升麻、 本、南星、威灵仙、半夏,姜三片,水两碗煎服。

  杜仲 红花 桃仁 防风 归尾 官桂 甘草梢 赤茯苓 生地 赤芍 过山龙 枳壳 或加破故纸、桔梗,水酒煎,半饥服。

  牛膝 肉桂 五加皮 生地 海桐皮 独活 秦艽 赤芍 防风 防己 归尾 甘草梢 或加木瓜、浓朴、陈皮,水酒煎,空心服下。

  凡跌打骨碎皮破者不用。片香(二斤) 真麻油(一两) 当归(一两) 红花(五钱) 白芷(五钱) 川芎(三 钱) 苏木(三钱) 杜仲(二钱) 破故纸(二钱) 木瓜(二钱) 牛膝(五钱) 羌活(五钱) 防风(五钱) 荆芥(五钱) 续断(五钱) 生地(五钱) 五加皮(二钱) 威灵仙(三钱) 大黄(一两) 紫荆皮(五钱) 麻黄(五钱) 发灰(五钱) 黄柏(五钱) 苦参(五钱) 黄毡(四两) 细料药∶百草霜(四两) 乳香 没药 甘松 山柰 大黄各等分 再加葱姜汁各四腕。

  麻油(一斤) 川芎(一两) 赤芍(一两) 防风(一两) 荆芥(一两) 白芷(一两) 大黄(一两) 黄柏(八 钱) 天花粉(二钱) 黄丹(四两) 水粉(四两) 细料药∶珍珠 海螵蛸 血竭 龙骨 儿茶 轻粉 土鳖虫共研细末,撒在膏上贴。

  肉桂 归尾 甘草梢 川芎 杜仲 木瓜 虎骨 羌活 独活 乳香 没药 白芷 生 乌药 水、酒各一碗煎,加童便服。气喘加沉香,头疼倍加川芎,虚汗加麻黄根、浮小麦、 白术、黄 ,寒重加干姜,小便不通加车前子、木通。热重加柴胡、栀子仁,笑不止加杜仲 、破故纸,寒退加人参、白芍、麻黄,胸紧加枳壳、桔梗,热不退加蓬芥、栀子、薄荷,肚内有血块加三棱、莪术、香附,语言恍惚晕去加朱砂、远志,伤头出血多加生地,呕吐饮食不进加藿香、砂仁、丁香、半夏、若痛不进饮食加人参,口中血腥气加阿胶,如不止用生丁香嚼之,口内吐出粪及食饱伤胃加丁香、草果、半夏、砂仁,如不效是肠断出血,周身麻木,不知人事时或昏闷,加倍人参或独用参汤亦可。

  大小便闭用。归尾 红花 桃仁 猪苓 泽泻 木根 甘草梢 赤芍 桔梗 枳壳 大黄 芒硝 车前子 姜三片,水酒煎服。

  桃仁(三十五粒) 桔梗 杏仁 大黄(煨,各七钱) 车前子 当归(各五钱) 红花 苏木 芒硝(各五钱) 木通 猪苓 泽泻(各三钱) 加姜三片,水酒煎服。

  肉桂 赤芍 白芍 川当归 川芎 藓皮 杏仁 甘草 独活 防风 麻黄 白茯苓 姜三片,水酒煎服。

  (治妇人伤,瘀血不散,腹胀大小便不通,闷乱欲绝,用此药。待瘀血尽后方用前药) 阿胶 发灰 没药 酒煎加童便服。

  (骨断折可常服,闪腰亦可服) 乳香 没药 木香 川芎 归尾 杜仲 肉桂 续断 虎骨(炭火 ,火酒淬) 古铜钱(火 醋淬七次) 共研细末,每服酒调服两匙。

  (骨不碎折者可用) 红肉消 骨碎补 无名异(醋拌) 续断 归尾 牛膝 桃仁 蒲黄 牡丹皮 川芎 杜仲 苏木 红花(各等分) 共为末,每服三钱酒送下。

  (治破伤风发寒热) 肉桂(三分) 干姜(四分) 麻黄(去节,一分) 半夏(姜制,七分) 陈皮(八分) 苍术(五分) 桔梗(七分) 川芎(七分) 枳壳(七分) 姜三片煎服。

  (治破伤风牙关紧闭) 川当归(一钱) 川芎(八分) 南星(五分) 甘草(七分) 防风(七分) 陈皮( 七分) 羌活(一钱) 半夏(五分) 白芷(八分) 芍药(八分) 升麻(一钱) 桔梗(五分) 加生姜三片煎服。

  (治跌坏医好后筋不伸) 鸡骨节 虎骨节 犬骨节 龙骨 海桐皮(各八钱) 共研末入下部末药,内加牛膝(炒,二两) 黄荆子(二两) 续断(八分) 秦艽 羌活 川当归(各六钱)

  (治前症日进一服) 肉桂 牛膝 姜黄 黄 白茯苓 独活 海桐皮 川当归 川断 生地 酒煎,空心服。

  川乌(一钱) 草乌(一钱) 雄黄(二钱) 蟾酥(七分) 芋叶(七分) 半夏(一钱) 黄麻花(五分)

  血块,瘀血久成痞块。用童便半盅,水半盅,共煎七分,少顷再进一服,恶血自下。男子受刑胸闷,童便,好酒送下。小肠疝气,赤白痢疾,用米醋合煎三滚,加水一盅,再煎七分,温服。蒲黄(炒,一两) 五灵脂(醋炒,一两) 延胡索(一两) 木香(五钱) 共为末,醋糊丸,重者五钱 ,轻者三钱。

  (黄末药,此系叶宝太家传秘方) 白芷 川芎 桂枝(酒拌) 杜仲(酒炒) 牛膝(酒炒,各三钱) 续断(酒洗) 防风(各二钱) 防己(二钱) 独活 秦艽(各五钱) 甘草梢(一钱) 木瓜(一钱) 花粉(二钱) 共为末。又将牡丹皮五钱、姜黄一两为末,另加明黄末配延胡索六钱、骨碎补四钱、生地五钱。

  (黑末药) 黄荆子(香油炒为末,瓷瓶收贮),黑末药名桃红散,痛甚加乳香(炙)、没药 (炙)、血竭共研。

  (名接骨丹与前方同) 土鳖虫(火酒醉死,焙干,一钱) 骨碎补(去毛,一钱) 自然铜(醋 四次,三钱) 血竭(炙,三钱) 归尾(酒浸,五钱) 乳香 没药(俱炙) 半夏(汤泡,三钱) 白硼砂(二钱) 共研细末收贮。新瘀血攻心加巴霜、大黄末,每服一分,酒服。

  凡跌打损伤,不甚伤,骨不断碎者,用黄末药八分、红末药六分、黑末药八分、桃花散五分、白末药二分、姜五钱,葱白五茎取汁入酒内,加麻油两匙调服,外贴膏药。凡跌打重伤,骨碎折将危者,先用灰末药一服,大黄,用灰末药一分发黄末药,加巴霜 黄末调下五分。瘀血尽后去巴霜、大黄,用灰末药一分发黄末药八分、红末药六分、桃仁末 五分,酒调下。

  (凡头破见髓俱可服) 川芎 白芷 桔梗 羌活 防风 川当归 赤芍 或加黄荆子、 生地、五加皮、甘草,或加升麻、 本、南星、花粉、蔓荆子,再加姜三片,水酒煎服。

  (凡手、腰、遍身伤俱可用) 杜仲 桂枝 红花 桃仁 乌药 姜黄 甘草 丹皮 生地 赤芍 归尾 续断 秦艽 加皮 或加补骨脂,姜三片,水酒煎服。

  (凡腿足伤俱可服) 牛膝 独活 海桐皮 肉桂 防己 归尾 赤芍 甘草梢 五加皮 黄续断 生地 丹皮 防风 红花 姜三片,水酒煎服。凡痛甚加乳香,没药三部同用。

  (凡伤手者用) 桂枝 归尾 独活 赤芍 灵仙 防风 陈皮 红花 生地 防己 五加皮 赤茯苓 水酒煎服。

  (伤足用) 归尾 赤芍 生地 防风 陈皮 木瓜 牛膝 防己 赤茯苓 肉桂 五加皮 天花粉 海桐皮 水酒煎服。

  (皮破者可用) 大黄 黄连 黄芩 苦参(各一两) 白松香(二斤) 白醋(四两) 麻油(十两) 节(五钱) 先用麻油七两,留三两,看膏老嫩加减;将大黄、草节五味切片,入锅内略炒取起,将松香溶化,入炒过药片同熬,滚久以麻布滤去渣。绞布须长六尺,使人牵扯,又用净水一缸,绞油须内水,将膏在水中扯成块,取作三、四块,仍渐渐入锅内溶化,其膏带水气,油化必盛满锅,生肖运势。锅必用大者方妙,倘锅小、火急、膏满,急用大扇扇之自定,切不可以水泼,恐伤人。直待油化红黄,渐渐化尽,其澄清如镜面可照人,方成膏。又须滴入水中,试老嫩如何,以膏贴手,不粘肉为度。老者加油,嫩者加松香,看老嫩得宜。以筛过百草霜,收到膏再加细药∶土鳖虫(一两)海螵蛸(煮七次) 儿茶 血竭 龙骨(各五钱) 珍珠(一钱) 象皮(,五分) 乳香 没药(各一钱)

  (治跌打损伤) 川当归 赤芍 川芎 牛膝 杜仲 紫荆皮 何首乌 威灵仙 肉桂 没药 姜黄 虎骨 独活 海桐皮五加皮 生地 乌药 桃仁 红花 丹皮 续断 防己 甘草梢 干姜 秦艽 防风 羌活 落得打 三七根 地鳖虫(各五钱) 以绢袋盛之瓶内,加好酒二十斤,隔水煮三枝香取出,早晚服之,每日二次。

  肉桂(童便浸,二两) 丹皮(酒炒,一两) 归尾(酒洗,七钱) 桃仁 红花 赤芍 乌药 延胡 姜黄(酒浸,各五钱)乳香 没药(去油,各一两) 三棱 蓬莪术 续断(酒浸,各三钱) 香附 炒,三钱) 刘寄奴 泽泻 紫荆皮 青皮 砂仁(炒,各三钱) 生地(酒浸,三钱) 木香(三钱)甘草(一钱) 射虫(研白用,五分) 蒲黄(三钱) 苏木汁酒 童便(各一碗) 大黄膏一碗,和药为丸如圆眼大,症重三丸,轻者一丸,须以大金箔为衣。头伤川芎汤下,腰伤杜仲汤下,足伤牛膝汤下。上药寻常酒下,孕妇忌服。

  乳香 没药(各一两)胎骨(二钱) 自然铜(醋 十四次,三钱) 地鳖虫(焙末,五钱) 无名异 洗,一两) 每味共研细末,取用再加归尾六两,苏木节四两,好酒四碗,童便二碗入砂锅内,慢火熬膏一碗,去渣,红色砂糖半斤搅匀,入前六味为丸,如圆眼核大,辰砂为衣。每服二、三丸,好酒送下,未杖前服。有诀∶铁布衫丸没乳香,胎骨苏木自然良,土鳖无名蜜为丸,可救人间屈杖伤。胎骨丸服杖后伤,狗骨一条预收藏,收入瓦罐加醋熬,外用盐泥固封良,以盐和水泥密涂,文武火三枝香。羊胎一个入罐中,外口须用盐泥封,文武火 用心看,一枝香时用方同。独脚将军亦加醋,盐泥封口入罐中,文武火 须用心,一枝香时与前同。取胎骨蜜丸焙末,各自收贮如下∶

  [配方] 羊聪明(炒黄)、大黄、当归、赤芍各9克,2019全年六肖。壮丹皮6克,生地15克,地鳖虫(捣碎连汁)10个,土虱(捣烂)30个、红花9克,自然铜末(后下)3克,黄酒300毫升。[制法] 将前9味捣烂,入黄酒同煎,然后入自然铜未调服之。[功用] 续筋接骨。

  [制法]将的20昧切片,置容器中,加入三花酒,密封,浸泡两个月以上,过滤去渣,即成。

  口服。每次服15~30毫升,日服1—2次。外用。若肿疼者,擦患处,每日擦2-3次。创伤破口者,用消毒纱布或棉垫浸透敷之,绷带包扎,每日换药1次。[附记]

  柴胡、当归、川芎各12克,川续断、马钱子(制)、骨碎补(去毛)、黄芩、桃仁、五灵脂、赤芍、苏木各6克,红花、三棱各4克,乳香(醋制)3克,65度白酒1000毫升。

  [制法]将前14味研为粗末,混匀,入布袋,置罐内,加入白酒,密封。浸泡30天,压榨过滤去渣.静置沉淀,取上清液分装瓶,备用。

  舒筋活血、消肿止痛。 [主治] 跌打损伤、瘀血凝滞、肿痛不已、筋络不舒。[用法] 口服。每次服30-60毫升,日服2次。亦可外用,涂擦患处。

  [制法]将前13味切碎,置容器中,加入白酒(以酒浸过药面为准),密封,浸泡7天以上(热浸法为2天)即可取用。

  各种跌打损伤、骨折、扭伤、关节僵硬、急慢性风湿性关节炎、风湿性心脏病、坐骨神经痛等。对类风湿、肌肉风湿、骨结核、骨质增生、鹤膝风、腰腿痛、小儿麻痹后遗症、瘫痪等病亦有一定疗效。[用法]

  口服。每次服15-30毫升.日服 2—3次。严重者可加至每次50毫升。亦可外用。局部外掠或温敷,如加热湿敷,效果较快较好。[附记]

  将前3昧置容器中,加入白酒,密封,浸泡24-48小时,过滤去渣,即成。[功用]

  外用。用纱布浸于药酒中20分钟取出,敷于肿胀部位。若纱布浸液干时,可随时再往纱布敷料上洒红花酒以保持湿润、隔日或每日换药1次。[附记]

  将前3味切碎,置容器中,加入白酒,密封,浸泡10天以上,过滤去渣,即成。

  [制法]将前12味洗净,切碎,置容器中.加入白酒,密封,隔水煮约1小时,候冷,过滤去渣,即成。

  [用法]口服。每取药末2克,用白酒50毫升,共入瓷杯中,煮沸,候温服之。

  四块瓦30克,蚤休、姜黄、山栀、土黄柏、驳骨丹各45克,茜叶、射干、云实、百两金各炮克,阿利藤、南陆各9克,蛇芍、星宿叶、毛茛各30克,紫菀30克,冰片4.5克,75%乙醇适量。

  [制法]将前17味共研细末,置容器中,加入75%乙醇,密封浸泡2次,第1次(乙醇浸过药面为度)浸泡10天后,过滤取液;第2次(药渣)再加75%乙醇浸泡5天后,过滤,弃渣。两次浸液合并,混匀,装瓶备用。

  [制法]制法有二:一为将上药捣烂,加少许酒精炒略带黄色,然后加水,用文火熬6—8小时,搓挤出药汁过滤,配制成45%酒精浓度的药酒500毫升。二为将上药洗净,切碎,加水(超过药面)前者(第1次2小时,第2次1.5小时)。合并药液。过滤。浓缩成适量。药液中加入95%乙醇,使含醇度为50~60度,药浓度为1:1或1:2,放置24小时过滤即得。

  用法]外用。先手法复位,然后用此酒湿敷于(纱布浸透)骨折部位皮肤。外用小夹板固定,必要时加牵引。每天将此药酒滴入夹板下之纱布(成人50毫升、儿童30毫升),每天滴1-2次。

  将上药洗净,切碎,经九蒸十晒后,置容器中,加入白酒,密封,浸泡11—20天后,过滤去渣,即成。

  鲜八棱麻200克(自采),独活、熟地、防风、大红枣各30克,黄芪、党参、透骨草、仙鹤草、当归、川旦、土鳖虫各20克,川芎、茯苓、木瓜、红花、云木香、淫羊藿、川牛膝各15克,五味子、枸杞子、栀子、萆解、黑故子、佛手、毛萎、一枝蒿、钩藤、锁阳、白芍、炙甘草、天麻、桂枝、千年健、肉桂、狗脊、田七各10克,50度白酒适量(约2.5—5千克)。

  外伤性痉挛弛缓截瘫、四肢麻木、腰膝乏力、抽搐瘫痪、腰椎肥大、天气变化作痛。[用法]口服。每次服15~20毫升,日服3次,或遵医嘱。

  蝉退180克.天麻、天虫各9克,蜈蚣1条,全虫、琉璃各6克,黄酒250毫升。

  引自《正骨以验汇萃》。若服1剂后症状见减但仍痉挛者,将蜈蚣加至12克,取之即愈。

  祖国医学认为:“跌打损伤,皆瘀血在内而不散也,血不活则瘀不能去,瘀不去则折不能续”,“气为血帅,血为气母”,“肝主筋,藏血;肾主骨,生髓;脾主肌肉,司运化;肺主皮毛,朝百脉”。根据这些理论,我们使用活血化瘀、续筋接骨、滋养肝肾、补气非血的中草药治力,有效地达到了瘀去、骨充、肌生、筋舒、气和调畅的功效。方药主要由乳香、没药、蚂蚁蛋、马钱子、麝香、螃蟹骨、自然铜、骨碎补、土鳖虫、冰片等中草药组成。方中乳香辛、苦、温,没药苦平,同归心肝脾,活血止痛,消肿生肌,为君药;土鳖虫、马钱子散血通经,消结止痛,为臣;佐以蚂蚁蛋、自然铜益肝补肾,续筋接骨;站香、冰片辛香定窜,行气止痛,引药达病所为使。君臣佐使,相辅相成,对各类骨折都有较好疗效。

  该方之外敷药主要以人中白、自然铜、五倍子、乳香、没药等药物组成,同时配合内服药成单独应用均可,对于各种骨折,有化瘀生新、消肿定痛、续筋接骨之功效。

  根据我们在临床应用中发现,早期骨折瘀血肿胀,疼痛较重;骨折后期有些病人.出现软组织粘连、关节不利、肢体麻木等症。依据这些特点,我们在使用上述药方的同时,把骨折分为三期,早期重用大黄、上鳖由、木瓜、蒲公英、马钱子等的用量,以止血化瘀、退肿止痛为治疗方法。中期以和营生新、续筋接骨为法,可使用原方,如无疼痛可减马钱子、血竭、土鳖虫纷药物。后期伊折因骨已接续,主要以舒筋活血、滑利关节、化瘀消结、坚筋壮骨为主。加用风洗方法。方药:刘寄奴、大蓟、小蓟、羌活、独活、桑枝、川芎、大黄、红花、地鳖虫等,经临床使用疗效更好。

  用药歌是少林寺秘传内外损伤主方,是少林治伤方药的基础,出自异远真人的《跌损妙方》。《跌损妙方》是明代以前骨伤用药的经验总结,四百年来,用药歌是骨伤临床行之有效的用药,经久不衰。现将妙方组成的25味药的作用探讨如下:1 用药歌原文:归尾连生地,玉片赤芍宜,四味方为主,加减任迁移。乳香并没药,骨碎以补之。

  骨伤用药以归尾,生地、玉片、赤芍为主要用药和组方。根据“跌打损伤,气血不畅”的理论,以化瘀为主要目的。“化瘀先活血,血活瘀祛而骨接。”用药歌以主药当归尾入心,肝、脾三经、活血、行血,行血中之气也而为君。要药生地入心、肝、肾三经,凉血、止血,活血而为臣。辅药玉片又名(槟榔),人脾、胃大肠经。行气,散滞理胃肠而为佐。助药赤芍入肝、脾之经、散瘀、消肿而止痛,是肝脾血分引经药而为使。

  君臣佐使均治血瘀。归尾之辛温合生地甘凉而获平和之性,归尾活血破血得生地之养血,使血活邪祛不伤正。妙在用生地止血之功补归尾之不足,扶正而不留邪。槟榔行气散滞,使得气行血活。正符合古人“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观点。另槟榔之宣泄,以制生地之滋腻、又调理胃肠肋消化。赤芍以助归尾、生地活血化瘀。四味主药活气血而瘀积除,助消化,扶正驱邪、化瘀而生新。四味配伍、骨伤出血可止,瘀血可活,肿胀可消,疼痛可祛。药性平和、老幼适宜(孕妇除外)。严格依据《内经》气血学说为理论指导配伍。经过临床验证的确行之有效。……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子女教育有绝招,有奖征文邀你共分享!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